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折谋 > 95. 药吻

95. 药吻

好书推荐: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带枪出巡完全控制小玲建军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偏要勉强折君九章吉私藏玫瑰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予你只要你第一夫人谍海王牌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骨温柔枕着星星想你娘娘腔婚后热恋

江琅话说了一半,谢致不由得将目光也放在了江琅手指按住的字上:“怎么了?”

江琅回神,将自己的想法同谢致仔细地说了一遍,她又问:“常年累月的习一个人的字,真的能做到字迹别无二致吗?”

谢致摇摇头:“字如其人,若非刻意磨平自己的棱角,一心去仿,只是会相似,但很难做到一模一样。也正因如此,我心中提及让殿下去寻可靠的能人异士,能仿出裴妃的字迹。但这样的人才难找,短时间内又很难临出书信来,为此我忧虑了好些天,直到永王收到那封信。”

江琅思索道:“邬子胥只用了两天,从他拿到裴妃的亲笔信开始,他足不出户,第二日夜里让伯清送来了伪造的书信。”

谢致诧异道:“只两日?”

江琅点头,心中不由得泛起疑虑:“难道邬子胥和裴妃从前见过面?”

这说不通。

裴语念是端静娴雅的大家闺秀,她自幼养在深闺,因为身子不大好,总病着,裴家的长辈们乃至裴玉都分外呵护她,在永王成婚之前,连江琅见她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邬子胥近几年都在江州,他怎么可能和裴语念有交情?

谢致道:“若是邬子胥做南郡知县之前,不在江州,而在瑄京呢?”

江琅想了想,摇头道:“不对,就算邬子胥扯了谎,往瑄京去过,可他若是同裴妃相识,江放怎么还会圈禁他,甚至对他动私刑,江放那样在意裴妃,若裴妃求情,难道他不会手下留情吗?再者,裴玉也不会坐视不管。”

说到此处,江琅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两封书信,忽然翻坐起身,趿着鞋往书案边上走去。

谢致为她掌灯,一路跟了过去。

江琅书案上摞了厚厚的几沓书,还有堆放的锦衣卫递来请示的条子,尚未批复完,案边上搁着一方砚台,几只样式简单的毛笔。

她回想片刻,在最下面的一本书中翻出了裴语念的亲笔信。

前些日子,裴玉来讨要过几次,说兄妹间的家书不好流落在外,但江琅顾念着局势不定,往后说不定还要邬子胥传书,她就婉拒了裴玉,暂且把信夹在了最不起眼的书里。

二人拥着烛火,将书信展开,细细地逐字看过去。

江琅从前也看过这书信,不过从来没注意过裴语念的字迹,她细细看了两三遍,终于发现了端倪。

“你觉不觉得裴妃撇那勾划的笔锋,不像是姑娘家的手笔?”

谢致揽着江琅的肩,俯身看了半晌:“这笔锋已经很成熟了,像是打小练出来的,这不是市面上盛行的那些字帖,也不像是教养嬷嬷和女先生教出来的,难不成......”

江琅忽然问道:“你在南郡这些日子,可知道邬子胥是哪年生人吗?”

“不清楚,邬子胥从来不在人前提起身世过往,他父母都亡故了,平日里也不见他结交什么朋友,我看徐、贺两位知县也未必知晓,现下真要细查,恐怕只能去问柳夫人了。”

“不。”

江琅扼袖提笔,谢致为她铺开纸,她落笔,道:“吏部有记档,程长宴出任吏部侍郎,他必定也知晓邬子胥的生辰年月。”

邬子胥同裴语念认不认得,暂且不好说。

但邬子胥处心积虑地躲着裴玉,他来这几趟,都是挑着裴玉不在的时候,上次撞见裴玉和姜钦,还没等谭净招呼,他就装作腹痛,叫住谭净赶紧走了。

况且,他的字明明是“珩朝”。

为什么他对江琅说的却是“铭之”二字呢?

若他没有扯谎,那珩朝又是谁?

江琅修书毕后,将书信封装好,等第二日让谭净遣人送入瑄京去。

谢致和江琅久别重逢,二人没有立刻就睡下,而是依偎在一处,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了许多的话,到最后还是江琅熬不住了,才蜷在谢致怀里,睡了过去。

到翌日清晨,谢致醒得早,谭净事先知会了素珠,故而素珠命人打了水,自己端着盆子进来,没让旁人过来服侍。

江琅梳洗过后,又让素珠去给虞萱传了话。

云琴姑姑本来是每日巳时来侍奉当差,她和虞萱投缘,两人索性住在了一间院子里。

今日她要走的时候,虞萱闹起了头痛,云琴姑姑忙张罗着去请郎中,虞萱爱清净,身边连个侍奉的小丫头都没有。

她放心不下虞萱,又怕殿下那边去迟了,殿下心里会不快,正为难的时候,素珠传话过来,说殿下准了她两日的假,让她安心歇两日,也能照应虞姑娘。

云琴闻言,也不推拒,多嘱咐了素珠几句,又往淮王那边去看过,就留在院里安安心心地照顾虞萱。

锦衣卫驻扎在此处,不像前些日子要在城里救灾除疫,他们每日只做些巡防,因此来回江琅的琐事比前些日子少了许多。

她院子里难得这样清净。

江琅用过早膳,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后,便让谢致挪了一张圈椅到窗边,曦光穿过树梢,疏影落满身,她捧着书卷,看些史书做消遣。

谢致也挪了张椅子,不过不在窗前,怕有人来了看见不好。

他靠坐在书案边上,随意地翻看些江琅最近习字的宣纸,有写的好的,他大手一挥拿起笔给圈画起来,有写的不好的,他就直接拿着到江琅跟前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看。

江琅原先还舒舒服服地看着书,后来谢致一盏茶的功夫来四五次,她把书盖在了脸上,苦笑不得:“祖宗,你让不让我看了?”

谢致眼皮都没抬,继续在纸上圈圈画画:“叫什么祖宗,你信里不是唤阿致吗?”

江琅笑道:“你这句话记得倒是清楚。”

谢致终于搁下笔,手枕在头后面,含笑望着她:“阿琅说想我,我记得也很清楚。”

江琅把书搁在膝头,一本正经地问谢致:“晌午想吃什么?小灶房有鸡鸭,鹅、羊肉是今早去农户家买的,在青州清汤寡水的吃了这些日子,今日让你来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跟他不熟》【零点小说网】《网游之永生》《家兄嬴政》【星空中文

九天小说网【jiutian1.cc】第一时间更新《折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洪荒:截教小师弟狗皇帝他为何那样漫画角色编辑剧情中忍校教师,我教书就能变强白川少年认为打排球的狐狸惹不起万界觉醒,我改写历史从星铁启程,科学家的次元之旅!这个大老婆我不当了[八零]离婚后,枭爷他撩妻上瘾了吞噬星空之我能无限萃取和全网黑亲弟爆红综艺全民转职:让你当死灵法师,没让你当肝帝我是星际矿工,也是往日战神!喵呜嗷的日常长公主重生三两事我靠算卦成为黑方顾问阴阳酒店,爆红三界珑玲传奇天降系统:我的眼睛能读出凶手三犯春
返回顶部